汝瓷安于仿古还是勇敢创新?

2017-11-09 08:03:58 来源:www.uedbet.com

汝瓷安于仿古还是勇敢创新?

目前,在原有工作基础上,我们初步拟定了《山东省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工作方案》。

汝瓷安于仿古还是勇敢创新?

宋汝窑虽然烧造历史短暂,但其产出的“青如天,面如玉,蝉翼纹,晨星稀”的瓷器却独冠宋代名瓷,也是中国陶瓷史上的顶峰之作,千百年来令人“高山仰止”。而复烧后的汝瓷发展到今天,虽然胎质、釉色、器型等越发丰富多彩,但人们依然迷恋宋汝瓷的耀眼光彩。

那么,当代汝窑究竟是应该沉潜下浮躁的内心,在传统的引领下稳步前行,还是以进取的姿态、摆脱传统的束缚,开启当代汝瓷崭新的疆域?今天,我们就听听诸位陶瓷专家的观点。

正方:故宫博物院研究员、瓷器专家叶佩兰:一些创新品种值得收藏当代汝瓷在器型上以仿古为主,所仿的包括碗、盘、小洗口瓶、樽和三足洗等传统器型,还是挺丰富的;创新的器型则主要是一些大的花瓶,那是古代汝瓷所没有的。

不过,总体来说创新品种还是比较少的。从胎色上看,古代汝瓷主要是“香灰胎”,就是灰中略带着黄色,当代汝瓷的胎色也尽量做出香灰色,但在胎质上和古代差别就比较大了。古代汝瓷的胎质比较粗,因为当时从采料到成胎都是纯手工制作,采来的胎料先用磨盘碾碎,再用脚踩,最后用手揉制成胎泥,所以不可能非常细;当代汝瓷的胎泥都是用机器来搅拌,反而能做到非常均匀细腻。在釉色上,当代汝瓷也主要是仿制宋代汝官窑的天蓝釉。但老的汝瓷釉色还带点青灰调,而且略显乳浊状,釉色不是特别透明,现在的天蓝釉则一看就觉得非常漂亮,是真正的天蓝色,釉面也显得光亮。古代的汝瓷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古朴的美,而且釉面看起来有一种沉着感,这种美、这种感觉可能要见到实物才会被震撼到的。所以要鉴别真汝瓷还是仿汝瓷,从釉色上就能看得非常清楚。就开片纹而言,现在的汝瓷也有纹片,但和古代细碎的蟹爪纹相比,现在的开片虽然也能做到很细碎,纹路却显得比较生硬,直来直去的,古代的开片看起来则要柔和得多。另外,宋代汝官窑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,就是多数汝官窑瓷器的口边,以及樽的腹部突起的棱线,用眼睛看都能看到微微闪着肉红色,这主要是因为口边和突起的棱部分,在烧制过程中,由于釉的垂流露出香灰色的胎底,而胎土中含有微量的铜,所以会显出肉红色来。这使得整个器物看起来非常沉着,有一种历史的美感。当代仿制的汝瓷却很难表现这一特征。所以当代汝瓷,尤其是仿古作品,在表现古董的神韵方面还是略有欠缺。当然,当代汝窑的一些仿制品和一些创新品种也挺精美的,反映了当下的工艺水平,仍值得作为艺术品来收藏。而且我们也要看到,复原古人的烧制工艺,需要千百次的实验,需要不断地摸索前进,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达到的。上海交通大学东方艺术交流中心顾问戴逸如:新汝瓷辉煌已见端倪宋汝窑有点像玛雅文化,电光石火般横空出世,又昙花一现般迅速灭绝,辉煌期仅仅二十余年,而且灭绝得连技艺都无迹可寻。元、明、清三代续烧而不能得,只留下不足百件的瓷品和许多美丽的传说。当代汝瓷是上世纪周恩来总理指示恢复研究的,陶瓷艺人做了近三十年的努力,在上世纪80年代首次烧造成功,使汝瓷再造辉煌有了突破性的进展。时至今日,新汝瓷正健康成长,辉煌已见端倪。我们通常所说的汝瓷,有两大特征:一是它釉层中气泡的独特排列,形成青中泛蓝、蓝中融青的奇丽釉色,具体说如豆绿、天蓝、月白、天青;二是汝瓷开片形成的独特纹饰,所谓“蟹爪纹、蝉翼纹、冰裂纹、鱼鳞纹”。汝瓷制造的难度,最主要的就在于此,汝瓷与其他瓷的最大区别也在于此。我对于当代汝瓷的看法是,除非是为了一些特殊的需要,否则如果一味走仿古的道路,那是没有出息的表现。但谈到创新也需要谨慎,因为创新不等于好。丑陋和恶劣也可能很新,比如近几年我见过一些模仿西方抽象艺术的陶瓷作品,它们的背后没有灵魂和思想,是为了新而新,我并不欣赏。传统汝瓷和当代汝瓷的服务对象是不同的。前者是小众用品,小到只需符合皇帝一人的审美,只需要作坊里的精雕细琢,另一个是大众用品,大到要照顾成万上亿人不同的口味。所以当代汝瓷需要创新,以更加多样和具有实用价值的器型,适应当代人的需要。当代汝瓷的突破点也正在于此:大众化、产业化。我很高兴看到,在以宫廷用瓷为荣、从业人员很少的汝州,日用瓷成功上马。实用性和艺术性并不是矛盾体,德、英、日等国日用瓷成功之路就是明鉴。汝瓷代表性传承人李廷怀,在推出一系列高质量日用瓷的同时,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摆件也源源而出,让曾经低迷徘徊多年的汝瓷重振雄风。李廷怀先生不再以“天青釉、香灰胎”为标准创作新汝瓷的做法,我也赞同。宋汝瓷过去的“香灰胎”从审美的角度看的确略显粗糙,白胎的质地要好很多,也更加符合汝瓷纯净典雅的风格。他研发的具有通透感的玉青釉,打破了汝瓷釉色一贯的略带亚光的质感,创新之举虽然看上去是颠覆传统,但其实无论是从器型、还是从釉色和胎质,都是从宋汝瓷的传统当中自然而然发展演变而来。所以我认为这是有意义的尝试。就好像中国画,没有人规定一定得按照传统的技法来画,你也可以采取一些西方的理念来进行创作。只要是为了艺术的需要,并且,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,我觉得都是未尝不可的。总体而言,我认为当代汝瓷复兴的势头已见,但相比于几个国内陶瓷“大户”,汝州的汝瓷还显得势单力薄。如果能做到政民协力,加大扶持力度,壮大研发、生产队伍,我相信,汝瓷的明天会繁花似锦。

(责任编辑:admin )